AEB专题(七):U

2020-06-06 V假生活
AEB专题(七):U

AEB 自动紧急煞车辅助系统,可说是近年来新车安全配备的主打项目,也是消费者购车考量的重要指标,好比当年 ABS 甫推出之时,消费者都相当注重新车有无 ABS 一般。

AEB 全名为 Autonomous Emergency Braking,透过车辆拥有此配备之后,在发生紧急状况而驾驶者来不及踩煞车时,车辆能提供自动紧急煞车的辅助。但 AEB 究竟能支援到多少状况,就成了消费者在意的重点之一,因此全球各地 NCAP 也将 AEB 测试纳入评价项目之中。

不过在国内的 T-NCAP 尚未成立前,如何提供给国内消费者揭晓市面上主流车款的 AEB 差异,因此 U-CAR 编辑部着手许多的测试方法,除了纸箱之外,还有早期的 Mr.Boxer 气球人、自製测试假人「阿假」、再改进的阿假 2.0 与最新出炉模拟小孩、由网友命名的「艾比」等等。大家也可在 U-CAR 影片中看到 U-CAR 近期以来针对多款配备 AEB 的车辆执行的测试结果。

但是在这过程当中,U-CAR 希望有机会借助专业测试场与道具,累积更多测试经验;二来 U-CAR 这些较为「低成本」的道具(相较于 NCAP 的标準气球车、假人价钱动辄上百万)能否让车辆 AEB 顺利作动,与 NCAP 的假人差异度有多少?也是 U-CAR 内部一直在讨论的内容。

再者,要找到让车辆能侦测前方车辆而作动 AEB,除了 NCAP 的标準软式目标車GVT 之外,似乎也找不到其余适当的替代物。最后,针对 AEB 测试流程,或许无法如同 Euro NCAP 那般齐全,但 U-CAR 仍希望能自定义出一套流程,透过真人驾驶(Euro NCAP 为驾驶机器人在控制),能更加贴近一般人的驾驶状况,进一步让编辑团队能提供实际驾驶作动 AEB 时的体验,带给读者 NCAP 测试数据无法提供的使用心得。

基于上述种种考量因素,若能在专业测试场,加上有专业的教具辅助,势必能为这些问题找到答案,因此 U-CAR 先后前往台湾智驾测试实验室(Taiwan CAR Lab)、车辆中心 ARTC,借助专业的测试场与 NCAP 的软式目标车、假人,以确立 U-CAR 的 AEB 测试流程,同时也得以验证阿假、艾比究竟能否胜任这艰鉅的任务。

位于台南沙仑的台湾智驾测试实验室,确立 AEB 测试流程、阿假可以胜任!

在台南沙仑的台湾智驾测试实验室正式开幕之后,U-CAR 看见其场地提供有静止的 GVT 与成人人偶,因此便在最短时间内确认相关场地借用事宜后,便于早上 7 点从台北开着公务车 Outlander 下台南,透过 Outlander 有配备 AEB,能够在封闭的安全测试场地,执行与调整相关测试流程。

在台湾智驾测试实验室,其场地速限为时速 30 公里,不过此一速限若要模拟车辆行驶在市区、巷弄时,遇上突然的人或车而需要 AEB 辅助紧急煞车等状况都颇为贴近。

因此经过多番地调整测试之后,U-CAR 目前暂定义出的 AEB 测试内容大致如下:

    1.行驶至车辆时速 30 公里(倘若得以启动 ACC 的最低速限大于时速 30 公里,则以车辆设定的最低速限为主),启动 ACC 并设定最近跟车距离后,让车辆进行自动煞车。2.驾驶者先行加速,接着鬆开油门让车辆得以约时速 30 公里朝目标物前进。3.驾驶者踩着油门,尽可能控制在时速 30 公里朝目标物前进。

笔者在这里仍要再次强调,以上是「目前」定义的「大方向」测试内容,也就是会区分为开启 ACC、不开启 ACC 且鬆油门、不开启 ACC 且踩油门的三种驾驶状况,至于时速部分仍会因测试车辆、追撞的是人或车而有所调整。

举例像 Mitsubishi Outlander,能启动 ACC 的最低速限为时速 40 公里,则会以时速 40 公里进行追撞。又或者如果追撞的是移动中的目标车,则当然会以更高的速度进行测试。

在前往沙仑执行 AEB 前导测试时,透过 Euro NCAP 的标準假人,确定 Outlander 的 AEB 能顺利作动煞停后,U-CAR 也现场派出阿假 2.0 来执行测试,在上述三个测试方法后,同样完成煞停动作,也验证阿假在车辆的摄影机判读确实「像个人」,得以胜任这项艰鉅的任务。

广  告前往 ARTC 执行移动目标车之测试,艾比首次上场受测

接着 U-CAR 前往 ARTC,借用可移动之 GVT 进行 ACC 与 AEB 等测试,另外也是艾比首次登场,由 U-CAR 另一辆公务车 Nissan Kicks 下去执行测试。藉由艾比来模拟车辆侦测小朋友的场景,也顺利成功,确认艾比与阿假都可以为车辆的摄影机辨识为行人。

透过在 ARTC 更宽广的测试场地,加上有移动式的 GVT,能够执行更多样、速度更高的 AEB 测试。然而这次在 ARTC 测试 AEB 时,U-CAR 更进一步了解到有许多待验证的项目,因为对于车厂在开发设计系统,很可能会因为驾驶者碰到、改变「方向盘、油门、煞车」任一部位,而视为驾驶者要操控车辆因此取消了原先要作动的 AEB 系统。

举例来说:当驾驶者含着油门接近目标物时,因为听到警示声而鬆开油门,即使还没踩煞车,但车辆可能会解读为「驾驶者要踩煞车了」而将车辆煞车主导权交还给驾驶者,没能自动煞车;又或者车辆是否会因为驾驶者稍微转动方向盘,而取消 AEB 作动?

由此可知每家车厂在设计 AEB 的作动与取消时机可能都不尽相同,这也是为何即使 NCAP 已经拥有精準地驾驶机器人控制与完善的项目规划,U-CAR 仍要为读者测试车辆 AEB,因为 NCAP 替大家解答的是各车款 AEB 的本质差异、究竟能在什幺时速、什幺碰撞点才能煞停或者会失败;而 U-CAR 则希望让大家知道驾驶者以什幺样的方式开车,会让 AEB 得以煞停或者会因此失效。

此外,在集体评比报导中提到,像是 Skoda Karoq,其搭载的自动紧急煞车系统,提供的行人侦测仅限「移动的行人」,确实是目前 U-CAR 暂时无法达到的测试,因此未来测试时要如何能对应更多元的 AEB 作动条件,U-CAR 也会持续调整,以期带给读者们更具公信力、更为完整的测试。